首页 昙华旧梦 下章
第13章 等长大了
 “呵呵,洛家主刚刚破身,还没有像我这样被调教的那么彻底呢,你这么暴的玩,可是会把她玩死的哦,小赢。”

 正专心致志用嘴来舐扁络桓的葛清霏听到身后动静不对,回过头来看时,却见洛昭言被那深深的抵在喉咙深处,已经被呛得直翻白眼了。

 于是带着媚笑对赢旭危说道:“不要再这么折磨洛家主了,不如我来帮她清一清,然后你就可以尽情的把她干个了。”

 葛清霏说着,装着金属手臂的左手再次举起指向洛昭言,那一直悬浮在她身后的灵体顿时扑向洛昭言跪坐在赢旭危面前正不断挣扎痉挛的‮体玉‬。

 当赢旭危恶作剧般心满意足的,将自己的从洛昭言的喉咙里暴的拔出来时,却见洛昭言已经发鬓纷美目泛白,惑的红间正有一道透明的津链,从嘴角绵延不断的连接着赢旭危拔出在她面前的硕大顶端,被洛昭言呛得不断的咳嗽抖得颤颤巍巍,那情形别提有多靡。

 而就在此时,那半透明的质灵体已经缓缓的飘到了洛昭言身边,正缓缓凝成一硕大的模样,从背后向着洛昭言美腿间半隐半的粉间飘去。

 “咳…那…那是什么啊?!”半质的透明灵体甫一触及洛昭言的,却听得洛昭言惊叫一声,整个人触电般的哆嗦了一下,回过头看时,却见那灵体汇聚的巨大正抵在口向内使劲钻去。

 上散发出的刺骨寒意让洛昭言情不自的惊叫一声,又被那向自己感的里钻去的有形无质的诡异事物吓了一跳:“它…它怎么也要进昭言那里…”

 “呵呵,这是姐姐防身的护卫灵,模样是随我心意变的,用它来清理你的里面的再合适不过了…”葛清霏双手套住扁络桓的不住翻飞,柔的玉指刮弄过男人滚热的每一条青筋都带给男人强烈的刺

 而葛清霏稔的手法更是不断拨着他最感的部位,得他忍不住抱住葛清霏的臻首向自己的来,葛清霏说话未尽,便被一大的毫不怜惜的径直捅进嘴里,不等她娇呼一声,那大的就抵在她的嘴里疯狂的起来。

 密布的小腹啪啪的撞击着她的嘴,仿佛长了胡子一般,葛清霏这下也顾不得控制灵体,只顾着自己享受在嘴里带来的足感,双手抱住扁络桓的腿帮助他更方便的在嘴里

 没有了主人的控制,那护卫灵所变的一尝到熟悉的水味道,便发狂般的向里猛钻进去,洛昭言准备不及,被那大的疯狂突入。

 疯狂的冲击加上强烈的鼓感让她情不自的睁大了美丽的眼睛,刚刚被赢旭危捅出来的津顿时呜咽一声又咽了下去,整个人被捅得向前扑去。

 顿时双手撑地趴在了地上,两条白皙的美腿岔开,雪白的美高高翘起,疯狂的摇动起来,合着那不断向最深处捅去的,整个人被那灵体疯狂的弄得叫连连,无数语从半昏的她嘴里倾泻而出:“咦啊…大…好猛…得太深…死昭言…要捅穿…

 捅穿了……太了…快…继续啊…继续…继续…哈啊…”由于灵体幻化的没有人体的限制,所以它可以以任意的形状和深度捅进洛昭言任何一处未经开发的部位,深处那些未经开垦的粉壁上布满了层层的褶。

 如此感的部位稍微碰触便会带给洛昭言之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刺,加上此时的灵体已经变得几乎不像是

 而像是动的胶质般充斥了洛昭言整个,就连道深处两侧的卵巢都被这种质物质充满,更是如同体般疯狂的拨开洛昭言紧闭的子颈,沿着她粉的子内壁开始向她的子里涌去。

 而那些原本被响马们疯狂的进洛昭言深处的,在这般无处不在的挤下,纷纷沿着道被挤出,如同泉般的腥臭从洛昭言大大岔开的‮腿双‬间出来的情景,看得赢旭危也是无比兴奋。

 他忽然走到正高高翘着美叫不止的洛昭言身后,啪的一巴掌拍在洛昭言疯狂摇动的美上。

 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看得老子都忍不住动了心,既然你的里,还有葛清霏那家伙的灵体,老子可不想被那东西弄坏了,就先玩玩你的菊门吧,哈哈,可别告诉我,你后面也被那群肮脏的响马玩过了!”

 “啊…没有…他们只玩了…昭言的…后面…后面的菊门…没有…没来得及…你想玩…就玩吧…大进去…越多越好啊…”

 洛昭言已经被里疯狂搅动的灵体弄得神志不清,此时被赢旭危啪啪的拍打着美,白皙的被打得通红,也只是快美的呻叫道。

 “哈哈,既然洛家主允许,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赢旭危径直抵在洛昭言两瓣美间那条完美的弧线上,双手一左一右拨开,让洛昭言那从未被人这般看过的细菊门无比清晰的暴在自己眼前。

 赢旭危看着那娇无比的菊门,正随着灵体在里的搅动而兴奋的不断轻颤痉挛着,连菊门内可以看到的肠道末端粘膜也在不住收缩,不由得心大起,用自己早已沾满了洛昭言津抵在了菊门处。

 “啊…那里…”虽然身体已经被极度渴望的点燃,然而从未被人触及过的菊门比还要更加感,只是被赢旭危那硕大的头抵在菊门上。

 正疯狂的扭动娇躯的洛昭言已经情不自的停下扭动,昂起头发出了一声含混不清的离呻,赢旭危见她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忍不住恶作剧的将向里猛地一捅。

 根本没有任何缓缓突入的适应,那沾满津已经猛地捅开了紧闭的菊门,沿着温热的肠道一直捅到了入的最深处,洛昭言只觉得菊门里仿佛被进了一滚烫的烙铁,强烈的突入感让她仰起头嘶声大叫起来。

 刚要说出口的话便被重新捅回了嗓子里,变成了痛苦而足的变态叫:“啊…咦呀啊…”“哦,洛家主的菊门里面这么温软,带着体温的软层层的包裹着我的

 菊门也跟小嘴一样含着我的不断吐…”洛昭言肠道里温热的软加上因为兴奋而不断分泌的肠让赢旭危大的在菊门里的毫无迟滞。

 而被大大撑开成一圈白线的菊门也仿佛夹裹住赢旭危的嘴一样,咂含弄着不断进出的每一寸感的部位,带给正疯狂的赢旭危强烈的快,也让他大发。

 再也顾不上洛昭言能否承受菊门被捅穿的剧痛,在菊门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他的小腹几乎不间断的反复撞击着洛昭言高高翘起的美体间混合着汁碰撞的啪啪声越来越响,几乎盖住了洛昭言被两同时夹击到近乎崩溃状态下失神的呻声。

 而洛昭言自己则已经娇躯无力,上半身瘫软伏在地上,两条腿岔开跪在地面,只剩下翘着美任由赢旭危疯狂的力气了。

 就在洛昭言正被赢旭危和葛清霏驱使的灵体双重夹击下溃不成军时,屋子里另一边的葛清霏和扁络桓也已经火中烧。

 原本藏在扁络桓手里的银针此时分别在了葛清霏前两点嫣红珠上,受到这般强烈刺的美已经兴奋得立起来。

 随着扁络桓一双大手各按着葛清霏的一只美大力捏,珠里更是沿着锋利的银针不断向外渗出洁白的汁,峰受到这般强烈刺的葛清霏情不自的娇哼起来。

 而弄扁络桓的丁香小舌却没有丝毫停滞,反而变本加厉的用鼻尖顶起扁络桓的,而舌尖则如同蛇一般灵活的探到扁络桓的两颗丸间弄起来。

 还不时用朱丸间那层薄皮,含在嘴里唔噜唔噜玩的不亦乐乎,正在这时,门外忽然探出一个小女孩好奇的脸,却见她剑眉入鬓,模样英气极了。

 正是被称为绮里小媛的女孩,她可爱的大眼睛转了转,盯着屋子里正两两纠在一起的四人看了片刻,不由得小脸一红啐道:“呸,原来你们又在干这事,怪不得不让我看呢!”

 “小媛…呼,给我含紧点,‮子婊‬…你年龄还太小,等你长大一点了,我们保证也会让你享受到这般美妙的滋味…哦,得不错…”

 舒服的享受着葛清霏手口并用的双重刺的扁络桓懒散的对探头窥视的绮里小媛说道。“人家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嘛!”

 绮里小媛似乎对被人看做小孩子大为不满,只见她轻若无物的举了举手里巨大的链锤,噘着嘴不高兴的说道:“我的力气可是咱们中最大的,而且葛姐姐的年级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嗯…等你这里和你的葛姐姐一样大的时候,你就不是小孩子了。”扁络桓坏笑着狠狠捏了捏葛清霏前高耸的玉,看着绮里小媛意味深长的笑道。  M.uUWwXs.coM
上章 昙华旧梦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