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
第五章
 “畜生是吧!”我把妈妈的脑袋按在了上,开始烈地送!啪啪啪,房间里面响起了股和大腿冲撞的声音。劈劈啪啪,劈劈啪啪…

 有着节奏的律动,妈妈的脸部通红,她显然也听到了这些声音,自然感觉无比地屈辱,甚至想要一死了之,明明老公在隔壁的客厅,自己却在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污!

 要不是中考那一天晚上对亲生儿子的纵容,沈冰打从心底里面感到了无比地悔恨!可惜已经迟了!妈妈想要起身。

 可是我却用右手一把按住了妈妈的脑袋,妈妈反抗的更加烈了!“妈的!”我呸了一口,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妈妈的两条手臂!

 同时擡起了自己的左脚,一脚踩在了妈妈身为人母人还有教师的脑袋上,同时加快了巴的速度!妈妈感觉到了那只脚掌踩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感觉到了屈辱到了极点。

 “放开,不然我要喊了!”妈妈冷冷地对我说。我早料到妈妈的反抗会有这么烈,我二话不说把妈妈放开了,把那条腿松了下来,把了出来。

 妈妈没有想到我有这么干脆,还楞了一下,我二话不说把妈妈拉到了门口,一推!妈妈正对着我,我往下拿着巴一!噗嗤!

 “叫!”我冰冷地说了一个字,开始在门边对着抱进了妈妈的身体,两具身体同时叠在一起…劈劈啪啪,房间里面又响起了靡的声音。妈妈才刚刚想要开口,一想到老爸在隔壁。

 她又不敢叫了,就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我,两条手臂放在一边,也不推我了,就只是冷冷地看着我。

 我的部在不停的动着,八块腹肌死死地冲撞着妈妈的腹部,巴不停地在妈妈的道里面进进出出。

 妈妈也开始有感觉了,脸上红红的,被我了十多分钟也开始忍不住有点有感觉了。“畜生!”妈妈脸色红地看着我说,眼神也开始没有那么冰冷。

 “叫啊!你不是说要叫吗?”我低声对着妈妈吼叫着,两只手开始扯开妈妈的衣服、罩…把那些没用的东西扔在了旁边,母子二人就在冰冷地地板做着世人最为不齿的事情,母子媾!

 我抓着满雪白的子死死地扯着,伸着舌头从下往上狠狠地了一口,然后猛地一大口住了,把雪白的子连同头一起,死死地往上扯。

 妈妈雪白的子被我得变了形,自然脸色有点变了,开始摸着我的头发。和妈妈母子媾了十多分钟…

 “叫啊!叫!”“畜生!”妈妈从银牙里面嘶吼着…终于,我快了!妈妈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开始推搡着我。就在这时,老爸经过了我的房间门…“叩叩!”“小斌,你妈呢?”老爸在门外喊了我一声。

 此时我正在头上,妈妈瞪大了眼睛盯着我。妈的!要了!“老…子…不…知…道!”我一字一句地从喉咙里面抖动着喊出来。

 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妈妈的肩膀往下扣住,两条大腿死死地夹住了妈妈的部,不停地把滚烫的子死死地进妈妈的子里面。

 妈妈也闷哼着,两条大腿夹住了我的股,在老爸就在他身体的十几厘米外,她也感觉到了身为人人母极其烈的畸形背德感。

 咕咚咕咚咕咚我的卵袋不停地动着,拼了命地往妈妈的子里面输送着子…“不知道?奇了怪了,难道刚才出去了?”

 老爸喃喃自语,离开了我的房门。我往下一看,妈妈脸色红,香汗淋漓,发丝都黏在了她的脸上,一副满满地宫图在房间里面上演。

 我把巴往外一带,妈妈的道自然而然地合上了,我伸出中指和无名指了进去,往里面轻轻地扣了扣,白色的在了妈妈道的深处,马上了出来。

 瞬间的满地都是…畜生沈冰从那一刻就知道了,那只不过是母子二人媾的序幕…我高考完,准备进入大学的假期了,我也开始了我伦计划的第二步!

 让妈妈怀孕的第二步,首先就是让妈妈拿下她的避孕环,我查了一些资料,很快就决定了方法,只不过,这样会让妈妈有点不适。

 不过在我的心里面,我的母亲沈冰早就已经是我的私有物,迟早是用来繁衍后代的便器…

 我洗澡的时候故意避开了巴,几个星期没有碰妈妈了,很快,头得了念珠菌发炎,也就是俗话说的…病!

 为了让妈妈怀上老子的孽种,我忍着巴齐几天的感觉,开始了我第二步的计划…让妈妈去医院摘了她那该死的【摘避孕环】让挡住我那些肮脏的子进入她子里面着的废物给毁灭掉。

 又过了几天,老爸开始上班了,但是身为教师的妈妈和我还在放假,家里面自然也就剩下了我和妈妈。

 我掉了子,打开了房门,刚刚中考完,16岁的我掉了衣服,大步擡着我那死死起的巴走出了房门。

 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我把大门锁死了,妈妈这才发现我赤身体地死死地盯着他,巴已经开始一滴一滴滴落前列腺,前列腺滴落在地板上,妈妈并没有发现我头发生的异常情况。

 白色的粘膜沾染着我的冠状沟,起的感觉让我恨不得马上把我的到亲生母亲的道摩擦。我把妈妈一把抱了起来。

 三两下光了妈妈。妈妈冷冷地看着我,在沙发上把头撇在一旁,两只手环抱住了那对雪白的房。“臭!还他么的给老子装。”这是我进妈妈道里面后的第一句话。

 这是我把那几个星期没有洗干净,染上了病的进了妈妈道里面的第一句话。白色的真菌随着我强而有力的遍布在了妈妈的膛里面。妈妈不知不觉闷哼着开始脸红了,在她的这个年纪,我的老爸已经很久没有和她有过这么烈的爱了。

 在沙发上强行做让她感觉到了身为一个女人的极度羞和人母的逆伦快,终于,她…崩溃了!她哭了,哭的歇斯底里,哭着骂我畜生,骂我怎么能够这样对她。

 我怎么不能够这样对她,我二话不说把她抱到了茶几上,这么一团美,居然不能够成为我繁衍后代的工具。

 那该死的避孕环挡住了老子的子,加上妈妈的哭泣让老子心中无名火起!一巴掌打在她的房上!反手又是一巴掌回去她的房!啪!啪!

 妈妈被我打的痛,掩面哭得更加厉害了。我一巴掌一巴掌地着妈妈的房。“痛,痛…别再打了,别再打了!别打了!”妈妈呼喊着伸出手挡住我。

 “舌头给老子伸出来!”我看着身为教师的妈妈尊严全无,在自己儿子的面前哭喊着,她把舌头伸了出来,我二话不说吻了上去,两条舌头死死地绕在一起。

 随着我把舌头从妈妈的嘴出来,一条代表着媾的晶莹丝线吊在了妈妈的房里。劈劈啪啪,股和股对撞的烈程度不亚于斗兽场里面的一场搏战。

 赤身体的母亲和年轻力壮的儿子在客厅里面的茶几尽情媾,我抱起了妈妈的两条腿,妈妈香汗淋漓的感觉和我散发着汗水的酸臭味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已经18岁的我在假期里面天天锻炼身体已经有了八块腹肌的资本,汗水顺着妈妈的房滴落在我的腹肌上,我一步一步把妈妈抱进了我的房间门口前,一边走一边动自己的

 “刺吗?货!”我开口问妈妈。“别问我,我…我不知道。”妈妈疯狂地摇着头,紧紧地咬着下红着脸说。

 “刺吗?沈冰!”我继续冷冷地开口。“我…刺…”妈妈大口地着气,仿佛快要断气了似地。

 “刺吗?妈妈,你的亲生儿子要了!”我的眼红着,加紧了的速度。劈劈啪啪!一边走一边动让妈妈的躯体在晃动。

 “别,别…别…别…在里面。”妈妈一听到两个字吓得魂飞魄散,道都开始夹紧了很多,让我阀一下子下降了不少。不管那么多了,我心想。嘭!

 一脚踢开了房门,把妈妈放在了我房间的地上。“老子没问你的意思,老子要了!张开你沈冰的子给老子接好就可以了!刺吗?!”  M.uuWwXs.COm
上章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