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
第七章
 沈冰的下体一阵颤抖,强烈的快让她快要翻白眼了,两只手被手铐死死地铐在身后,自己的嘴巴却让儿子当成了便器给

 完,我把妈妈后脑勺的发丝给松开了,妈妈大口地开始咳嗽,白色的和鼻涕唾全都吐在了地上。

 “咳咳咳”妈妈大口地咳嗦着,我松开了妈妈的手铐,开始拍着妈妈的背让她把给吐出来,妈妈不理会我,就只是把‮丝蕾‬面罩给掀开了。

 然后怨毒地看了我一眼,继续咳嗽。妈妈看着房间里面根本没有她的衣服,她也蒙了,我扯着黑色皮绳,把妈妈拉到了上。

 妈妈迷茫地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位不认识的陌生人,却又不敢反抗。“把大腿给老子打开。”我低声对着妈妈说。妈妈犹豫了一会儿,把大腿给开分了。

 “把也给老子分开。”我继续对妈妈说。“你就不要妈妈了。”妈妈硬咽了起来,“我再说一遍,分开!”我冷冷地对着妈妈说。

 妈妈犹豫了一会儿,在心里面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一位可以依靠,雄壮霸气的真男人!

 妈妈用手把两边的给分开了,通红的泛着紫褐色,明显是十几年间和老爸过后的素沉淀。“用食指和中指把两边分开点!”我对着妈妈低喝。

 妈妈犹豫着按照我的命令,也能够食指和中指把两边的给分开了,然后把头撇到了一边,不敢看我。

 “看着我…这是什么?!”我把中指捅了进去挖了挖,把带有病还有妈妈水的给伸到了妈妈的眼前。“我…”妈妈也不是小女生了,知道害羞没什么用,她淡然地看着我说。

 “含住,喝了。”我对着妈妈说。妈妈白了我一眼,含住了我的两手指,然后把喝了。

 “转过去,把股对着老子。”我拉着妈妈脖子上的皮鞭,感觉就像是指挥着一支军队,开始在沙场驰骋!

 劈劈啪啪,我用后入式把带有病的在了妈妈的子深处!完以后,我抱着妈妈的体,着妈妈的子就睡了。

 第二天的早上,妈妈光着身子偷偷地出去阳台把洗衣机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这才回去他们的房间衣柜里面换好衣服,之后的一个星期,妈妈的道开始瘙

 她怀疑自己得了病,到医院一查!“沈冰女士,你现在的道感染了念珠菌,是生活不洁或者不更换内衣导致的…”

 医生说了很多,就是让妈妈勤换内衣之类的,顺便因为道发炎,要把避孕环给摘下来。哐当一声!避孕环从妈妈的子里面被拿了出来,冷冰冰地扔在了医院的铁桶里。

 妈妈在医院把【避孕环】给摘了下来,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质问我是不是和她的时候让她染上病了,还让我勤换内。笑话!

 老子就是要让你摘那该死的【避孕环】,为我下一步打下基础的!我心里面想着。嘴上笑嘻嘻地说以后会多注意的。我看着妈妈包里面的发票。

 看到了妈妈把那该死的【避孕环】给摘下来了,心里面也有了下一步的计划。很快,最刺又最危险最容易被发现母子通的一个环节来了,妈妈这种性格,虽然被我成功。

 但是她这种女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我的奴,甚至能不能长期和她都会是一个未知数,更别说成为我的生育工具,为我生下那带有媾血的孽种了!

 但是,为了让我的亲生母亲…沈冰,成为我剩余的工具,必须要做些什么,让她屈服,迫她这种高傲冰冷的女人伦产子!又过了一年。

 在高三放假的时间里,我开始看老爸的行程,得知了他要出差的机会,我把他的出差期给记住了,也为我那恶毒的第五步做好了铺垫,一步一步让我的亲生母亲…

 沈冰,掉入我那恶毒的陷阱当中!而这第三步,就是让妈妈,我的亲生母亲沈冰…【强制受】!【无套中出…母畜调教!】

 在放假的期里,我每天都坚持锻炼身体,但是因为让妈妈染上了病,妈妈有几个星期没有让我碰她了,而这一天,刚好又是老爸出差的这一天,我也已经做好了详细的计划,让妈妈…受

 老爸拿了文件,刚要出门,妈妈就叫住了老爸。“老周!”沈冰叫住了自己的丈夫,细心地走过去好好地帮老周整理了一下领子和领带,用光滑细腻的手指捋了捋领带,重新帮老周给戴上了。

 “好了,我出门了。”老爸无奈地看了自己贤淑的子一眼,拿起公文包就往机场赶。“路上小心点。”妈妈对着老爸说。

 “嗯,知道了,你和儿子好好看家,我过几天就回来。”老爸看着陪伴自己十几年贤淑的儿,殊不知他们早就已经为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哢嚓一声,门轻轻地关上了,妈妈不敢看我,准备回到房间。半个小时后,我光了身上的衣服,光着身子连鞋子也不穿,算准了时间打开了房门。

 我也回到了房间,拿着sm的道具想要拧开妈妈的房门,却发现拧不开。“妈妈,开门。”我对着妈妈说。“做什么?”妈妈的声音有些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让我无名火起!

 “我再说一遍,开门!”我冷冷地看着手里的sm工具,从口袋里面开始掏早已经备好的钥匙。

 “我告诉你周斌!你不要以为你能我!你再这样,我就告诉老周了!”妈妈开始在房里面那老爸要挟我。“你这是在威胁我?!”哢嚓一声,我用备好的钥匙打开了房门。

 “你怎么进来的?!”妈妈又惊又怒,惊恐地看着我说。我没说话,拿着黑色的sm皮鞭一鞭子朝妈妈的身上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妈妈叫了起来,“你干什么?!”妈妈大喊了一声。嘭!我狠狠地关了房门!

 已经十八岁的我准备考大学了,放假自然没少锻炼身体,一鞭子下去妈妈的身体就是一阵刺痛。我冰冷地看着妈妈,今天说什么也要让眼前的这个女人给我受

 “!”我冷冷地看着沈冰,又是一鞭子。“别!别打了!”“啊!痛!”“别打了!痛…儿子…你就放过妈妈吧!”

 “不要妈妈了好不好?!”妈妈哭喊着,但是她没有屈服,她的眼神依旧冰冷而且带有抗拒。

 因为她知道,人母和教师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不允许她做这样的事情,比如说和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媾!“不!”“戴套…戴套!”“求你了,戴套,好吗?”

 “只要你戴套,妈妈就和你做…”“这是最后一次了,别打了…好吗?呜…”妈妈哭喊着,留着眼泪在上看着我。

 “!老子戴套!”我对着妈妈说,手里拿着sm的道具。妈妈把衣服掉了,一件一件地放在上,直到雪白的体充满了红痕,从来没受过委屈的妈妈第一次尝试到了sm的味道,疼痛迫她屈服了。

 我把妈妈的衣服扫在了地上,为等下的计划做铺垫,同时把妈妈的鞋子踢到了底。“过来,自己戴着。”我把项圈递给了妈妈,妈妈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把项圈戴上了。

 黑色的吊带丝袜和黑色的‮丝蕾‬吊带罩也自己穿上了。感的女教师身材被那套衣服完美地呈现了出来,妈妈修长的身躯从来没有如此惑过。

 我把被针扎过的避孕套扔在上,一脚踩了上去,免得妈妈看出手脚,已经经常和妈妈变成紫红色的头递在妈妈的面前,妈妈闭着眼睛,熟练地吐了起来。

 此时此刻,在老爸老妈他们夫上,我的亲生母亲,正跪在我的面前,熟练地吐着我的巴,为我口

 妈妈的口已经很熟练了,她抚摸着我的卵蛋,大口地吐,同时把玉葱进了我的门刺前列腺,像女一样为了取悦自己的亲生儿子。

 我调教了妈妈一年,从最初的抗拒,到现在依旧,但是技巧已经熟练了很多,妈妈嘴上不说。

 但是身为女人的奴却还是让她服侍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快要差不多了我把妈妈拉了下来,让妈妈转过身去,妈妈回过头再三确认我戴好了避孕套以后,才安心让我后入。  M.uuWWxs.COm
上章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