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
第十章
 我死死地动着,把妈妈的眼当成了道,发的工具。房间里面发出了啪啪啪碰撞的声音。“痛!痛啊!别了!痛!”妈妈挣扎了一会儿,没力气了。

 鲜红的血顺着妈妈的了下来,到了被单上,更是起了我的兽得更加用力了!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很冷吗?!冷啊!死你!

 “等老子把你的眼给干黑了,干大了,以后你就给老子拿住,每天给老子发!”我咬牙动,没过几秒,妈妈的眼感觉缩的实在是太紧了,我就在妈妈的眼里了出来!

 妈妈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趴着,痛的没办法说话了。慢慢地,我把巴从妈妈地眼里面了出来。

 噗!的一声,妈妈就像是放一样,慢慢地把我的从她的眼里面排了出来,噗噗!又是两声,裂之后红色的血混合着白色的泛着泡沫到了上…

 看着那些血和白色混合着的泡沫,两年了,我从一个‮男处‬迫到迫妈妈利用中考和我伦,到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得到了妈妈的门,成功完成了第四步用我的巴帮妈妈开苞【破】了。

 这时候,是需要休息多两个月,然后进行最恶毒最狠辣的第五步了!开之后,妈妈迷茫了,我也开始学会了抽烟,我点了一烟,坐在头上,拿眼坐在了老爸的枕头上,扯住妈妈的头发,把妈妈的脑袋拉了过来。妈妈痛的动不了。

 看着我那带有她血还有眼脏东西的巴,一瞬间不知道干什么。“怎么,不想吗?那就道吧!”

 我知道妈妈怀上了我的种,自然拿这个要挟妈妈。妈妈一听到我要她,没过两秒,就闭着眼睛含住了老子的巴。

 我仰着头,躺在老爸老妈媾过的大上,霸占着老爸的子,还让她怀孕,这种感觉真是令我无比惆怅,我着烟看着妈妈。

 “给老子好好,从下面部往上…对,丸也要好好住…这两年真是没有白白调教你。”我摸着妈妈的脑袋,妈妈顺从地着我的巴,享受着被征服的快

 她的很慢,似乎是因为刚刚开破处了有点难受和痛苦,我也没催她,就这么一直让她慢慢我的头,因为最恶毒最狠辣的下一步还在酝酿…

 (下)妈妈在我的命令下,帮我得很慢,似乎是刚刚开,妈妈有点不适应,轻轻地用舌头着。“妈妈,吻一口我的头。”我对着妈妈轻声说,摸了摸妈妈耳垂上的短发。

 妈妈白了我一眼,闭上了眼睛,轻轻地吻了一口我的头。“满意了吧?”妈妈白了我一眼说。

 “妈妈,我一直,有一件想让你做的事情。”我开始对着妈妈轻声开口。“…什么事?说吧。”

 妈妈看着我压抑着极度兴奋与激动的表情,眼睛眯了起来,声音也开始慢慢冰冷,捏住了我的头。“我想…我想让你…磕头…认”

 “住口!”我话还没说完,妈妈的表情就开始变冷了,捏着我的头也放开了,简直就像是一位高傲冷的女王!“让妈妈给你磕头?!你是胆子不小啊!还是觉得我帮你做这件事,你就觉得我是女?!

 你究竟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妈妈?!啊!”妈妈一巴掌朝我甩了过来。啪!一声,我的脸上多出了一个红印。

 “妈妈,我就是说说而已,不要这么激动嘛…”我看着妈妈的表情,知道这件事还没到时候,我是有点急了,特别是妈妈这种女强人,还有高阶人士。

 特别是让她们做种屈辱的事情,是最难最难的!“看来我真是太放纵你了,以后别碰我!”妈妈甩了我一巴掌以后从上下了来了,拿起地上的衣服去了浴室。我叹了一口气,差不多要到最毒辣的一步了,我知道,妈妈准备去打胎了。

 我一直在纠结着,究竟该不该进行最后一步。因为妈妈的身体可能会受不了,在我的调教下,没准妈妈一反弹,就糟糕了。想了几天,妈妈准备出门打胎了,我也从特殊渠道买到了一些东西。

 我把从朋友那边医院弄来的打胎药放在妈妈早上喝的水里,然后和妈妈说准备打胎前和她最后一次。妈妈想了想,答应了。

 我在我的房间弄了一条单杠,搭上绳子把妈妈的一条腿拉直了,练过瑜伽的妈妈很简单就把一条腿吊了上去。“做什么?”妈妈有点疑惑。我算了算时间,差不多了。

 然后蒙住了妈妈的眼睛,带上口,妈妈没多想。我的特别用力,妈妈皱着眉头,身体颤抖着。

 渐渐地发出冷汗,踮直了脚尖…很快,我看着妈妈的道慢慢出血了,用力地加大了的力度,就像是一把锤子一样,一下一下地击打在妈妈的门上。妈妈的冷汗越来越多。

 感觉下体仿佛在出血,格外的刺痛,开始忍不住戴着口叫了起来,当然,这些都是我计划好的。哗啦!妈妈痛得身体痉挛搐了起来,身体弓起来了。

 “呜!”妈妈的眼睛死死地睁大,像条死鱼一样。畸形的东西被无情地甩在地板上,还没发育完,三个月,地上一摊血,我做了简单的处理,提早叫了救护车。

 【强制堕胎!】这一步是有必要的,因为妈妈十分抗拒伦的子让她怀孕,而且伦的这一年半里面,妈妈总是有意无意躲着我,抗拒我的调教,因此我的调教一直是十分的不顺利。

 究其原因是因为,妈妈归到底就只是一位女强人,女教师的身份,尊严大于人母,母爱大于爱,所以我正要利用母爱大于爱这一点,让妈妈意识到,她是妈妈。

 她是女人,是一位爱着自己儿子的女人。妈妈小时候经常教我,偶尔也有动手的时候,但是更多的却是喝骂,就算是这伦的一年半,妈妈也是经常骂我【畜生】,而不是主人,可以看得出来。

 妈妈是十分抗拒母子伦的,更别说母子通了,妈妈从来没有一次是主动要求母子的,也根本不可能。

 而我从让妈妈自己主动堕胎,到被动堕胎,充分的让妈妈自己意识到,自己堕胎的她怀着的是一条生命。

 就算是自己儿子的也是一条血淋淋的生命!虽然和妈妈做一年半了,但是妈妈大多数的时候都只是被迫于和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通

 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从而让我更加促进了让妈妈在后续的短短半年内从一位特别高傲的初中教师女强人,堕落成亲生儿子的奴,以至于后来的一生当中沦为我伦产子的生育工具。

 之后,也就是让妈妈到了母子关系最重要的一步,甚至比受还要重要!按照我的计划如果没有这一步,这一切,都将没有意义!这也是,我和妈妈结束母子关系,人生来新关系的重大一步!

 “怎么回事?!你下楼梯也不好好下,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爸爸在电话里面对着妈妈破口大骂,妈妈进了医院,爸爸人在国外,上次赶飞机还没回来,妈妈没过几秒,挂了电话。

 在医院恶狠狠地看着我。啪!的就是一巴掌过来,妈妈的眼神依然很冷。“对不起妈妈,我爱你。”我低着头对着妈妈说。

 “滚!”妈妈指着病房的门。我知道妈妈正在气头上,所以乖乖溜出去了,一关上门,妈妈躲在被窝哭了。一看到妈妈苦,我的心就疼了起来。

 妈妈是个很漂亮的人儿,三十多岁,精致的短发,如果我不是亲生儿子,我肯定也会爱上妈妈,偏偏我就是…我打开了病房门,把病房门锁上了。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掀开了被子,轻轻地吻着妈妈的。我也哭了,妈妈趴在我的口哭,紧紧地抓着我的衣服。

 我是真心的哭,计划是一部分,没办法,如果妈妈对我不是那么冷,我是不可能这样做的,我也想和妈妈普通的做,但是为了和妈妈一辈子在一起,这些都是值得的。

 因为如果按照妈妈的子,我知道,没过一两年,妈妈肯定是不会再和我发生关系了,现在母子伦的关系已经濒临破碎的边缘了,因为我一直使用暴力强迫妈妈,所以妈妈肯定是不愿意的。

 之后,妈妈病好了以后,身体虚弱的不行,我回到家主动做所有家务,做了很多好吃的,补品也买了很多,全都给妈妈吃了。

 妈妈看在眼里,知道了我内心的感觉,女人都是很感的,所以妈妈在我的温柔攻势下,很快沦陷了,也为我下一步做了准备。

 之前的暴力,现在是温柔,给了妈妈一口痰,一颗糖,温柔之下的对比,力量可想而知,原本妈妈那天是要打算去做引产的。

 但是被我强制堕胎后的我一直没有碰妈妈,又过了两个星期,爸爸回来了,妈妈和爸爸大吵了一架,妈妈自然是一巴掌甩在妈妈脸上,爸爸气不过,也甩了妈妈一巴掌!

 我冲过去抱住了妈妈,爸爸生气地出去了,狠狠地关上了家里面的门。妈妈愣住了,然后气得浑身发抖,满脸通红,这是爸爸第一次打妈妈。

 “妈妈,当我的女人吧,我会好好对你的。”我把妈妈抱到了我的上。“怎么当?”妈妈皱着眉头。  m.UUwWxS.coM
上章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