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
第十二章 谁的孩子(全书完)
 我是慢慢进去的,一点一点,和妈妈的第一次伦是那么烈,现在却是那么温柔。

 “小斌…你以后…要好好对妈妈。”妈妈温柔地抱着我的脖子,感的短发还有润的目光,让我忍不住马上缴械了。

 “嗯,一定!”我像是小啄米一样点头。妈妈笑得很温柔,慢慢地张开了她的红。“主人…进来…让我…怀上…小野种…”妈妈对我抛了一个媚的表情,舌头上下不停地挑逗。妈的!了!

 我没忍住,一下子在了妈妈的子口。我趴在妈妈的口大口地气,妈妈温柔地摸着我的发丝,笑着。

 “乖哦…妈妈会好好怀上小野种的…别急,慢慢来。小笨蛋…”妈妈很温柔,早突然被妈妈知道了,让我很生气。

 我吻着妈妈的口,开始控制,很快,妈妈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又是痛苦,又是兴奋。我拉着妈妈的项圈,让妈妈像一条‮狗母‬一样趴在上。

 “趴着,像街边的‮狗母‬一样,我教过你的那个姿势。”我拉着妈妈脖子上的项圈说。“啧!”妈妈皱着眉头,极度不情愿地四条腿趴在上。“股翘高。”我对着妈妈说。妈妈慢慢地把股撬开了,用食指和中指分开了自己两边褐色的

 “请…主人…使用。”妈妈用着恶毒的眼神看着我说。我了进去,两只手握成拳头撑在的两边。母子二人没说话,妈妈在闷哼,我着气,房间里面只有母子媾的声音。

 “妈妈,感觉你今天的子,特别适合老子的子受。”我咬着牙,感觉妈妈的道不停地动,比平时要烈很多。

 “别说这种话…下的话。”妈妈回过头来想数落我,却让我一口吻住了,不停地勾着舌头。

 “货,舌头伸出来,”我把妈妈的舌头拉出丝,妈妈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把舌头伸出来了,感觉,就像是一条‮狗母‬一样,沈冰想着。“了!”我的前列腺搐着,在妈妈的子里面了。

 “货,坐在桌子边。”我让妈妈坐在桌子边,打开两条腿,我一边动,一边吻着妈妈的舌头。

 “嗯…这么…”刺,这是伦,沈冰想着,但是,很刺,和儿子伦。了一会儿,妈妈的白让我很。“妈妈…我要了,用我教你的那个姿势。”我对着妈妈说。

 “…畜生!”妈妈忍不住骂我了一句,默默地趴在上了,四条腿趴着,像条狗一样,然后把舌头伸了出来。

 我也像一条狗一样趴着,股对准了妈妈的股,从上往下,我打算用街边公狗一样的姿势,让我的亲生母亲受了。“快点…‮狗母‬…受不了了,灌进来!子给我灌进来!”妈妈红着脸大喊。

 “拿子给老子接好了!”我咬牙嘶吼了一声,把全身的经历和重量都在下体,在妈妈的子口。妈妈的子一阵搐…高了。

 完,我抱紧了妈妈,妈妈慢慢地张开自己的嘴巴,闭着眼睛,我把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嘴里,熟练地和妈妈舌吻着,把所有口水都进了妈妈的嘴里。

 最后才好妈妈的,再三确认没有出来,妈妈犹豫着看了看我的巴,我点了点头。妈妈知道,她该侍奉了。“毒龙吗?”妈妈口水,皱着眉头看着我。

 “好恶心,我不想这样。”妈妈不情愿地跪下头贴着地面。“来吧妈妈,用我教你的。”我把妈妈扶起来了把妈妈抱在上躺平,妈妈熟练地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啧…来吧,畜生。”妈妈恶毒地看了我一眼,最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我把眼对准了妈妈的舌头,妈妈慢慢地着,开始使用毒龙三式。

 “!”我喝了一声,妈妈身体颤抖着伸出舌头,开始眼。我放松着门,妈妈的舌头快速上下翻飞。“钻!”我着妈妈雪白的两颗子。妈妈把舌头钻进了我的门,不停地动着。

 “!嘶…”前列腺传来的快让我忍不住,两只手死死地掐着妈妈褐色的头。“你妈的!死老子了!”妈妈绝望地着我的眼,仿佛快要把屎都给出来了。

 “妈!老子的屎都快要给你出来了!”我的,妈妈满脸通红,听见这句话,的更加卖力了。

 “不行!今天要在你的里。”我猛地夹紧了眼,慌忙把进妈妈的道,了几遍太急没进去。“分开!”我快忍不住了,妈妈掰开了自己的两片,我一进去,了。

 “不行了,让我休息会…”妈妈躺在气。“谁准你休息的。”我吻着妈妈的嘴,钻到妈妈身下,两只手抓着妈妈的子又开始了。啪啪啪!房间里面就只有‮狗母‬的声音。

 “别…求你了…停下吧…妈妈,好难受,让我休息一下。”妈妈快哭了,捂住了自己的脸说。我把妈妈的两条手臂掰了下来。

 “看镜头!”我喝了一声。妈妈红着脸撇着头,不敢看dv。“不看是吧!”我翻身住妈妈,头一下一下撞击在股上,妈妈把脸埋在头。我快要的时候。

 突然抓住了妈妈所有的短发,往后面死死地扯住。“!喊你的名字出来!”我着妈妈,子紧张待发。

 “我是…沈冰。”妈妈满脸通红,头发被我扯住极度痛苦,dv正对着妈妈的正脸。“职业!”我继续喝道。“教师。”

 “罩杯!”“d罩杯!”“和儿子周小斌伦时间!”“…两年,好痛…主人放了我吧!”妈妈对着镜头哭着说。“我怎么教你的。”

 我吻着妈妈的脖子。对不起,老公,我不是故意和你离婚的,只是,我不能离开儿子。只能依着他了。“求主人…赐‮狗母‬受…让‮狗母‬怀上野种。”妈妈感觉快窒息了,对着镜头说。

 说完的一瞬间,我了,我吻着妈妈的脖子,两只手放开了妈妈的头发,死死地抓着属于我的子,用浑身的重量着身下属于我的生育工具。

 “差不多了吧?”我看了下时间,应该还能再一次再去上课。“把拿出来,”我对着身下的‮狗母‬说。妈妈满脸通红地分开了自己的眼。波的一声,黑色的被扔在了上,妈妈趴在上,两只手把眼分开了。

 “请…享用…奴的…眼。”妈妈满脸通红。妈妈的眼已经从棕色被我成了黑色,我的头也开始慢慢地从棕色往黑色转变了。“老子要来了。”我咬牙,进了妈妈的眼。

 妈妈熟练地夹住了自己的眼。“这个紧致感。”我一只手着妈妈的蒂,妈妈皱着眉头,表情极度痛苦,又是快乐。

 “什么感觉?”我问妈妈,大力地。爸爸和妈妈已经离婚了,妈妈彻底成为了我的奴,我自然而然不再像以前一样。

 处处小心翼翼,大力眼,根本不用管妈妈舒不舒服。“难受…拉不出屎…又很…”妈妈皱着眉头对我说。

 “之前我在你眼上,灌了多少润滑,当然了。”我吻着妈妈的舌头。“嗯…”妈妈的舌头纠着我。“了,货。”我对着身下的便器说。

 “知道了。”妈妈夹紧了眼。“这样可以吗?”妈妈皱着眉头问我。“你要是学不会夹紧眼,我就用鞭子死你!”我冷喝了一声。妈妈皱着眉头,用着全身的力气夹紧了自己的眼。

 “了!”我咬着妈妈的脖子。“奴…多谢主人…恩赐…”妈妈咬牙极度屈辱地说出了这句话,倒下了。

 妈妈趴在上,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我才慢慢着妈妈的脖子,嘴,眼睛,房,道,眼…全身,我都吻了一遍。很快,妈妈怀上了我们的第一胎。***十年后,在一间房子里。

 就在原本身为家里主人父母的卧室里,一位右手无名指戴着戒指的女人,眼角稍微多了两条皱纹。

 但是她的房就像是牛的一样,异常雪白地吊在身体上,她四肢撑在地上,头发也披散了下来,像一条‮狗母‬一样承受着背后男人的冲击!

 由于身后男人的要求,她沉默地穿着黑色滑腻的感吊带‮丝蕾‬丝袜,原本高傲的头颅也因为在上被征服而低了下来,身体更是成为了身后男人的工具,从身后男人的冲击上来看,一下又一下烈地撞击着女人的子

 雪白的房发了疯似地甩着,男人不停地把眼前的这个女人当成他发的工具,嘴角情不自出了一个笑容。最重要的是。

 她的肚子大大地鼓了起来,感觉就像是怀了九个月的身孕一样,头从原本的褐色变为了黑色,原本充满浓密的也被人剃干净了,成了一片青色。

 更令人血张的是,女人身后的男人,是她的亲生儿子!他的手里面拿着一条宠物狗才用的铁链,铁链的脖子处,女人光滑雪白的脖颈被死死地锁住,代表着母亲与教师的尊严然无存。

 此时此刻,她内心也知道,这只是身为她身后儿子的工具,当作一条‮狗母‬来对待而已,尽管如此。

 她还是怀胎被迫晃动着身体前涨大的球,来服侍着自己的心爱的儿子。谁又能想到,十年以前,她还是一名中学的教师,连帮自己亲生儿子打手也会脸红的女人?

 而现在却早已习惯性地夹紧了自己的,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增加。只有那个女人知道。

 她的肚子里面,怀上了究竟是谁的孩子…【全书完】  m.UUwWXS.coM
上章 乱纶是偪出来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