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猎人 下章
第44章 费力问了一句
 刚才那几瞬在外人看来那是再平常不过,几个人包括张子文在内跟个过路人似的,谁会知道就那么几个瞬间,双方不之间采取了多种攻击与防范动作,已经在惊心动魄的生死边缘打了个转,双方只是在试探。

 在克制,稍微有一点感的动作,都可能引发双方的强力攻击,可以说是惊险万分,就在那段走过的寂静街面上。

 就似巨大的火药桶,随时都会爆炸…莫名其妙的经历一场精神上的生死搏斗,张子文甚觉荒唐,没道理啊…这些貌似战斗素质很高的人怎么会盯上自己?

 从这些男子的身手反应上来看,是经过正规特训过的人,有的方法与自己接受过的特训类似,应该是政府方面的人,军方?警方?张子文前思后想,自己没犯什么事啊?

 肯定又是一场误会,与警察有过两次误会的他,已经有了经验,断定这次又是什么误会,近段时间一直倒霉,张子文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已经有点习惯这种莫名其妙的误会。张子文回到自己的窝,进屋之前已经按照部队安全防范动作试探了一遍,确定无危险的状况下,才进入房间,房内显然有不明客人进来过,而且还搜寻过房间,虽然房间摆设都恢复了原状,但在张子文经过特训的眼里,这屋子跟翻了个没两样。

 不明来客搜查得甚是仔细,应该不止一个人,从房间里种种迹象表明,曾进过他屋子的有三人,其中一名还是女人,因为她留下了淡淡的香水味,暗香浮动,虽然很淡,但嗅觉灵敏的张子文还是闻到了。

 而且对这香水味极其熟悉,香奈尔COCO。张子文心里嘀咕,为什么总是用这种品牌香水的女人喜欢找自己麻烦?张子文对这好闻的香水味有点无奈,只要这种芬芳一出现,就准没什么好事,伍敏如此,慕青如此。

 就连表姐何丽也是如此,这次,又不知道是谁?张子文检查了一遍房间,对方既然敢摸进自己的屋子,肯定会留下点什么,虽然他断定这是一场误会。

 但他还是不想让对方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他房间放肆,更不允许让自己的隐私暴在他们的面前,一番搜索,从电话座机里查找出窃听器,国产造MWRG-VDS4-T电话窃听器,这玩意儿可是他的老朋友,当年接受培训的入门课程就是安装这玩意儿。还好,对方显然是“手下留情”

 没有安装针孔之类的监视器,张子文将窃听器扔进水马桶,将灯关上,摸到窗户边,搜索着对面楼上的窗户阳台,根据自己的经验,很快找了能监视自己房间的最佳角度。

 那里果然有人在监视自己房间的动静,凭感觉,对方用的是红外线夜视镜,张子文选择的是对面不能探测到的死角位置,不用担心他们发现自己,如果按照部队作战守则。

 这一次锋,胜利者非他莫属,对方已经暴目标,自己要摸上去干掉他们那是非常容易,既然断定是误会一场,张子文压制住心中的战斗望,没去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张子文在房门口与窗户位置用风铃与金属线做了些小机关,简单的设立了警戒系统,只要有人潜入,自己会在第一时间知道。搞完这一切,张子文放心的洗了个澡,躺在了支倒烟才关灯睡觉,没一会儿,就沉沉的进入梦乡…

 ***张子文一大早从家里出来,就发觉自己已被监控,不管是吃早餐还是坐巴士,始终有人吊着自己。

 而且不只一拨,张子文大概算了下,这些人每五人一组轮盯梢,分了四组人贴身监控,始终将自己控制在他们的视线内,至少有三辆车作为机动,看样子对方为了对付他,出动了大量的人手,下了不小的本钱。

 这些人隐藏在人群中,极不容易发现,在监控他这一块儿算是做得相当不错,水准极高。只可惜他们这次遇上的是大鲨鱼,要说搞监控潜伏这玩意儿,张子文属于大师级别人物,当年在海军陆战队时,曾只身一人执行过一次海外暗杀任务,前往非洲北部追踪暗杀一名重量级的恐怖组织的首脑,船只将他送到离利比亚海岸线约几十海里的公海处,由他自行划着充气橡皮艇靠岸,张子文背着SV-99俄罗斯造消音狙击步,一路昼伏夜行。

 就凭着卫星定位仪辨别方向,穿越丛林进入撒哈拉沙漠地带,在这期间,潜伏技能极佳的张子文没让一个当地人发现他的踪迹,后来又在沙漠里穿行了十多天,找到恐怖组织的基地。

 为了不让基地人员发现,曾连续三天潜伏在黄沙中一动不动,一直耐心等到目标出现,才抓住时机将那名首脑点杀,基地人员曾顺着子弹飞行轨迹追踪到他潜伏的地方,脚就站在他身边都没被发现,可见张子文的伪装潜伏技能的水准有多高明,到一个陌生国家而又不被一个人发现,没两把刷子哪成。

 这些监控他的不明人物在张子文眼里基本算是个雏儿,他没去惊动这些人,装做没发现自己处于被监视之中,只要对方不做出危险动作,他也不打算主动去招惹,事情总有明白的一天。

 等弄清楚自己是被他们监控错的人,自然会撤离,一切静观其变吧,张子文现在倒是想得开。进入银茂大厦,那些人没再跟进来,张子文知道没这么简单,银茂大厦应该安排得有监控的人,或者还有其他什么监视方法。

 果然,从大厅到电梯,一路他都察觉到异常,搞卫生的,貌似职员的,或乔装客户的,电梯里的监视器等等,按这种监控规模,对方显然将自己当成极度重犯,张子文心中冷笑。

 但他已经没有什么心情想这些,到了公司,他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慕青,在他心里,这慕青才是要他老命的人物。

 进了办公室,刚冲了杯咖啡,风情上司李走了进来,今儿李着一袭粉红吊带裙,没象往常穿职业套装的她打扮得颇为清凉,丰惹火的身,修长感的丝袜美腿,妩媚的脸蛋。

 那双水汪汪眼睛颇为勾魂,一进来就在张子文面前打了个旋,嘴里还娇声问好不好看,就如那花蝴蝶一般。

 一时间,花香扑鼻,满室生,这李有种天生的媚态,是让男人一见就想将她弄到上的那种女人,妖娆、风情、感、惑,多瞧两眼都会产生冲动。张子文稍微愣了愣,不明白这风情上司上班时间为什么穿得这么惹火。

 “傻啦,李姐漂亮吗?”李瞧见张子文有点发愣的神情,凑进他吐气若兰,丰柔软的娇躯靠了上了张子文的胳膊。

 “…漂亮。”一阵勾人香风扑鼻,天,张子文鼻子耸了耸,李脯的尺寸够劲爆,丰、浑圆,张子文感觉自己的胳膊柔软与满,引人犯罪,小腹下有了冲动。

 他有种不过气来的感觉。“嘻…还脸红,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啊…”李瞧见张子文的俊面发红,捉狭的挑逗着他。

 “不…是…李姐…今儿怎么穿…这身儿啊?”张子文了口唾沫,费力的问了一句,身体同时缩了缩,他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这李太过人,张子文不可避免的有了生理反应。下身丑态微…  m.UUwWxS.coM
上章 花都猎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