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猎人 下章
第155章 肯定没白打
 而其他地方全由江北区政府分管,区长一人就掌握了其他所有的广告们,唐舒还告诉了一个让张子文比较心焦的消息,是那几家实力大的公司似乎开始动作,伍市长已经与刘氏集团、新澳集团的负责人见了面,张子文不用猜都知道是与这次的竞标有关联,这该死地伍敏为什么还不来电话?

 桌上的电话响了,张子文心中一跳,正想着那死丫头,电话就来了他静下心等着电话响了三遍才拿起电话接听。“喂,我找张子文,他在吗?”电话里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声音洪亮,问得也够直接,张子文听着有点耳

 “你好,我就是张子文。请问你哪位?”不是伍敏,张子文略微失望。“呵呵,是我,龙三,没打扰到你吧。”龙三笑得比较斯文,但张子文听着还是觉得刺耳,他好象是天生的大嗓门。“怎么会打扰我,呵呵,你怎么知产我的电话地?”张子文笑着回应,他对龙三的印象不错。

 “找你还不容易,别忘了我们黑龙会可是动过你的,不过你放心,以后再不会有人敢动你,现在你在道上可是大大的有名,我这个黑龙会地会长都得承你地情,谁还敢摸你的老虎股啊。哈哈哈。”

 龙三笑得很豪,害得张子文将电话拿离耳边三寸远,太震,等他笑够了,张子文笑道:“呵呵…你现在是会长了,那得恭喜你了。”“恭喜我干什么?还不是托你的福,得恭喜你才对。”

 “…恭喜我?我可不做你那什么劳什么会长啊…呵呵,我可受不起。”张子文开着玩笑。“靠,你想做我还不干,呵呵。”

 龙三笑骂了一句接着说道:“对了给你说正事,你不是开的什么广告公司吗?我地头上正在搞广告位招标,我给你弄点,让你发点小财,就算当哥的谢你的救命之恩。”

 龙三话说得直,张子文的心却在跳,妈的,说得这么容易,弄点?靠,张子文感觉来电,昼让口气变得沉稳:“你现在在哪?我过来跟你谈。”“我在江北呢,我也正想见你,那晚过后就一直没联系,哥哥想你的,呵呵…”

 听龙三的笑声,好象很乐意跟张子文见面:“这样,我现在去大富豪等你,我开个包间,到那你只要提我龙三地名字,服务员自然会带你找我。”“那好,我这就出发,回见了啊。”

 张子文挂掉电话,呼了口气,,江北区那一晚算是没白练,打架居然打出好事来了,同时他也感觉很累,如果再让他选择,他绝对不愿意从商,以前在部队时,不管遇上什么天大的事情。

 他的表情都不会变一下,现在八字没一撇的生意光一个电话都能让自己心跳,有点沉不住气,当真是商场如战场院。

 但即使在战场也不可能心跳,最多身上的血沸腾点而已,张子文心中感慨,看样子自己在商业上地精神修为还得磨练,老这样稳不起哪行。”

 宝马车直接开到大富豪酒楼门前,走下车的张子文接过泊车小弟递过来的车牌,车自有小弟为他停好,一进门,张子文报上了龙三的大名,服务咒立马换成值班经理。

 那名经理点头哈,态度甚是恭敬,连带路时身体都不敢直,一直微弯着,看来龙三在这里很罩得住。

 乘电梯上了四楼,过道两边全是包间,这个地方给张子文的感觉出了俗还是俗,装修是仿古式,颜色不是大红就是大绿,过道两边还藏有环绕音响,放的却是原创乐,直伯是什么人蹲什么窝,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就是黑社会蹲的地方,过道上时不时面而过的人要不是膀大圆就是满脸横,发型基本两样,光头与小平头永远是道上人不变的主题,气质绝对是黑社会特有的氓气质。

 转了个弯,到底的位置能看到一道很宽的门,门外站着几名穿黑西服的人,清一小平头,满面彪悍之

 象是守卫,当张子文走近的时候,这几名穿西服的汉子居然朝他鞠了一躬,嘴里还很恭敬的唤了声:“文哥,其中一名还赶忙为他打开门,礼貌周到。张子文对着他们笑了笑,心想准是龙三铺排的。

 他却不知道其中两名曾是亲眼见过自己发威的人,也是跟随着龙三的苦战的手下,经着两名打手渲染,这些汉子的恭敬倒是出自真心,道上的人服的就是比自己还狠的人一人单条黑龙会,谁又这么大的气概,不服不行,张子文的大名在道上无人不知。

 他创造了黑道神话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己。龙三见他进来,满脸堆,什么话都没说,先给张子文来了个熊抱。

 那个亲热劲直让张子文心中叫受不了,太热情,张子文虽然对黑道不是很感冒,但对这龙三倒是例外,这家伙好象有点另类,似乎有点正义之心,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会长搞毒品买卖而竭力阻止,差点还为此丢掉老命。

 就冲这点,张子文不介意跟他这种身份的人打交道。”“对了,龙五呢?怎么没看见他?”张子文对光头龙五的印象也很好。“他到苏堂镇堂子去了,改天回来我专门叫他来见你,我家老五对你可是很崇拜的,呵呵。”

 “都是朋友了,就没必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吧。”张子文笑了笑,龙五的拳头很硬,自己跟他干仗的时候差点就抵不住。

 “好,不说不说,兄弟,喝点什么?人头马?马爹利?还是拿破仑?”道上的人比较讲究用洋酒招待朋友,转栋带X加O的整。

 “喝茶成不?兄弟这会儿就想喝茶润喉。”张子文拒绝了他的好意,跟这些牛人喝酒,不醉才怪,他可不想耽误正事。

 龙三微微愣了愣,跟着很爽快的说道:“成,兄弟喝啥都成,就喝茶,极品大红袍,哥呵这有是,放敞的喝。”龙三口气忒大,武夷山的"飞库手打"茶中状元,名苑奇芭,这种国宝级的茶他居然当成白开水一般。

 张子文有点好笑,够红,难怪黑社会喜欢暴力,感情是什么都喜欢见红,连茶都要带个红字…***

 青化瓷盖碗,这茶具还讲究,茶带红,带有一种淡淡的闪桂香气,茶确实润喉,齿颊留香,久不消散,好茶,张子语言心里暗赞,第一次喝这种名茶。

 感觉不错,如果他知道极品大红袍20K拍卖出20。8万天价的话,不知道润得留香的喉咙作何感想…“三哥,你在电话时矿产的广千夺标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面对性格豪的龙三,张子文直接进入主题,称呼也不的改了改。

 “哈哈…兄弟好象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看来三哥这个电话没白打。”龙三对他这声三哥叫得很是开心,他和有欣赏张子文,心里早将他当成兄弟,但自己黑社会的身临其境份摆在那里,跟他称兄道弟又怕不合适,此刻张子文主动将称呼一变,两人之间的距离立马亲近。

 “呵呵,肯定没白打,三哥是在给兄弟发财的路子呢。”张子文能感觉到他亲近。“甭跟哥客气,兄弟想发财还不简单,这样,江北区主干道的两边有广位置当哥的负责给你搞定,钱不够,当哥的支持你。”龙三说得甚是豪气既然当哥,大包大揽不在话下。  M.uUWwXs.coM
上章 花都猎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