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猎人 下章
第187章 坚实哅膛
 这牛吹大了,张子文心里琢磨着何丽温柔的一面,答案是否定地,这事可千万别让泼辣美的何丽知道了,如果被她知道自己在养伤期间偷偷翻楼溜出去,保证没自己的好果子吃,还好。

 她不在,张子文心里暗自庆幸,这事还得跟唐影磨嘴皮子,让她千万为自己保密。张子文出了笑容,做错事就得付出代价。

 他现在需要陪着笑博取同情,这招用在唐影身上,包准灵。张子文正在琢磨怎么开口,突然,他的笑容僵住了,感觉不妙。

 他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馨香,女人的身上特有的体香,熟悉,忒熟悉,当张子文超级灵敏的嗅觉嗅到这丝香气的时候,他的心在跳,他有点激动,同时。

 他地表情也跟着苦了下来,因为他己经知道这是谁的体香,矛盾啊,他最想念的人儿就在身后,但也是他最怕的人儿,冰火两重天。

 他很想转过头去见夜思念的人,又怕见到她,他巨后悔,没事吹什么牛啊?醉人的体香越来越近,张子文心里一阵发,完蛋了,他地表情变得沮丧,今儿不要想在唐影面前留住什么面子。

 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她是自己这一辈子的克星。一张宜嗔宜喜地脸蛋出现在他的面前,长发飘飘,身材苗苗,她很亲热,娇媚的身躯轻轻动了动,笑的靠坐在他的大腿上,很大方,一点都不骄做作,对他,她不需要客气,温香软玉离他的膛不过3寸,近在眼前。

 张子文的心象小兔子一样扑扑跳,身子不敢动,手更不敢放,眼前的这张脸蛋美绝伦,眉如熏,眼若水,瑶鼻直,柔人。

 是何丽,只有何丽才拥有这张美火辣的脸蛋,也只有她才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撒野,她是张子文心中的最爱。也是他最怕的大美女,对她的出现他意想不到。

 他地心有点激动,但此刻不是激动的时候,瞧着她笑的漂亮的脸蛋,张子文有点尴尬地笑了笑…“说呀…刚才你说我怎么来着?我爱听,特爱听,继续说啊…”

 何丽吐气若兰,娇笑,那样儿真的得死人。这甜美的笑容在张子文的理解下是暴风雨的前奏,可怕,他讪讪的笑了笑:“…我说老…老姐你…你特温柔…”这是好话。只是张子文说得结结巴巴甚为吃力。

 “是吗?姐姐温柔吗?嘻…你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在琢磨姐姐哪点温柔是吧?嘻…是不是这样啊?”何丽的脸蛋凑得他好近,口齿里的芬芳气息浸人心扉,美眸里全是笑意,声音出奇地温柔。

 但张子文听得出这是赤的威胁,她太了解自己。琢磨自己心中所想一点都不困难。“这个…我一向觉得你很温柔…”张子文了口唾沫,现在的她就够温柔。

 只是这是假象而已,看人千万别看外表,他深有体会。“嘻…姐姐当然温柔了,所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是吧?姐姐拿你没辙,是不是啊?”

 何丽的芊芊玉手伸了出来,伸向他的耳朵,张子文闭上了眼,心中暗叹。这是跑不掉的惩罚,犯了错误被她逮了个现行,他认栽。没动静,耳朵没象想象中的火辣,反而有点舒服,还有点

 何丽柔软的玉手在轻轻‮弄抚‬他的耳朵,张子文睁开了眼。何丽地娇媚笑容依然,鼻息间幽香阵阵,天,有点要老命的感觉出现,张子文心中叫苦。耳朵是女人的感带,对男人好象还是有点作用,张子文小腹下似有火在燃烧。

 她的动作貌似挑逗,再加上她近距离的亲昵举动,是男人基本受不住,她实在太惑,满的酥就在他眼皮子下面晃,这种惩罚着实让人吃不消。

 她还没下手,但这是迟早的事情,张子文心里明白,他现在急需的是抵御一切的杂念,他宁愿受到她对自己的火辣手段。

 也不愿意承受她这貌似地温柔,现在的张子文希望暴风雨来猛点,别再这么折腾自己,心灵上的折磨远比体上难受得多,下手吧,张子文心里期盼。唐影就在旁边看好戏。

 她的美眸里似有幸灾乐祸之,今儿算是载到俩大美女手上了,何丽貌似玩自己的耳朵上瘾,好象有点舍不得180度的旋转,张子文眼中出可怜地神色,她到底想怎么样?“…我错了,我一定改。”张子文再一次的认错。

 在外面他可以横冲直闯,说不好听点,杀个人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在何丽面前,他只能做羔羊,他爱她,他在乎她,他能容忍她对自己做任何地事情,被她管了10来年,他早已经习惯在她面前乖乖的听话。

 “…知道错了为什么还要去犯啊?”何丽吐气若兰,手依然轻柔。“我…”张子文有点不好回答,错就错了,还有什么好问的?“那…那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才好呢?”何丽的声音温柔得让人心里发酥。

 “随…随你吧…哎…别弄出我老伤就成,还没好完全。”张子文苦着脸叹了口气,他心里希望她下手轻点。

 “嘻…姐姐今天就不惩罚你,这帐就给你记着,身上的肌绷那么紧干嘛,小样,姐姐今天就应你的话温柔一回,可以放松了吧。”何丽笑容还在,但她的美眸里有点润,这傻老弟真的在自己面前乖得象小绵羊。

 他与唐影的对话她都听见了,至始至终,这家伙没说自己一句坏话,他是希望自己对他温柔,何丽心中明白,他怕自己是爱自己,她心里也清楚,以前她喜欢对他动手,但此时此刻,她不忍心,她能感觉到他逆来顺受的紧张。

 更何况俩姐弟这么久面见面,她再也调侃不下去,她好想他…听着她的话语,张子文微微一愣,当瞧着她美眸里隐有泪光的时候,他明白了。

 他明白了她此刻的心,因为他瞧见了她眼神里的无尽情意和思念…坐在一旁的唐影瞧出了何丽情绪上的波动,何丽美眸里的泪水就快溢出,她很识趣,悄悄的站起了身子,她将客厅里的空间留给了久未见面的俩姐弟。

 客厅里静悄悄的、张子文与何丽互相对视着、彼此的眼神里充满了温情与思念,自从他从部队回来,还没分开得这么久,更不用说分离得那么远,远隔重详,彼此时时都牵挂着对方,想念着对方,最苦的是何丽,当时的他被专机连夜送到美国,生死未卜。

 在他昏的那段时间,她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夜夜辗转翻侧难以入眠,她差点就不下去,当得知他醒转,身体逐渐康复的时候,她好想立即飞到他的身边。

 她要好好的看看他,还要好好的骂他,教训他,但当真正见到他的时候,她什么都做不出来,她只想这么看着他。

 他活得好好的,他很健康,还能翻楼,太好了,一个完整健康的他能在自己面前,她足了,经过这一次生死的一线,她明白了自己的心,她离不开这个傻老弟,失去了他,她绝对活不下去…

 “…抱抱我好吗?”何丽凑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她很想得到他充实的拥抱,她的身体已经主动趴在了她的怀里,坚实的膛,温暖的怀。张子文轻轻的揽住她的身,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M.uuWWxs.COm
上章 花都猎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