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猎人 下章
第215章 这事不是棘手
 她烈的挣扎的身体不但没起到任何的作用,相反更加刺了蒙面人那的兽,他一只大手将她两只柔软的手腕控制住,腾出手的蒙面人得意的笑着,大手伸向了她的白皙的脖颈。安韵已经能闻到他口中的腐烂气息,这个王八蛋还有口臭。

 她拼命的将头侧向一边,躲避着出腐烂气息的大嘴,蒙面人的手已经扯住了自己的领口,她的美眸里噙着屈辱的泪水,剧烈的反抗让她脯急剧的起伏着,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看样子今天铁定会被这王八蛋侮辱。

 她的眼神中出了绝望之,上天怎能如此待我?她心里绝望的叫着,她的美眸望向了上空。

 她没有看到上帝,也没有见到释迦牟尼,她的美眸里摸过一丝惊喜,她看到了另一个王八蛋,王八蛋像支柱一样飘了下来,悄无声息,带着一阵风,伸出的手呈爪装,准确无误的捉住了蒙面人的头,顺着身体的落势一错,手法利落,一声颈骨的断裂声响起,蒙面人的头颅转了个方向,极限的角度显得异常的诡异,一秒钟,蒙面人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了帐,强壮的身体种种倒下,倒的方向正是安韵的身前。

 安韵惊呼出声,一个躲闪不及,感觉到庞然大物落在自己的身上,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好重,她被蒙面人死死的在身下,但她看到的却是诡异的后脑,恶心。安韵一阵干呕。

 她试着动弹了一下,有点力,她已经没有力气挪动在身上的尸体。“…王八蛋,还不把这畜生弄开!”安韵的小嘴里还有力气,她见张子文站在那里没动,凭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在尸体倒像自己之前推倒一边。

 但他好像没有帮自己的意思,她很生气。张子文歪着头瞧着她,眼神里出“你好没礼貌”的意思,好歹是自己救下了她啊?这个时候居然还敢骂自己。

 他心里真是服了这个丫头。张子文眼中的意思安韵读懂了,她心里很不服气,这家伙不知道在那机顶上瞧了多久的热闹,他为什么不早动手?害的自己差点就被这畜生亲着,害得自己差点咬断舌头,她心下恨恨,她一点都不感激他,因为她恨张子文已经不是一天两天。

 但此时,她得求着他帮忙。“…姓张的,你还是不是人?就知道欺负女人。”安韵的求人方式独树一帜。张子文瞧着她涨得通红的脸,知道她被得不清,他没有动,她的话他不爱听,只是他眼神里出了奇怪之

 你怎么知道我姓张?“张子文,你狠,哼。额不求你了,死我也不求你。”安韵当然明白他眼神中的意思,她偏不想说。她不想在这个可恶的家伙面前提起姐姐的名讳,她倔强的闭着美眸,她放弃了,力气总会恢复的。

 “…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这个问题得弄清楚,她恼恨自己怕真有什么原因,张子文心里有了这种感觉。

 安韵睁开了美眸,黑溜溜的眼珠动了动说道:“你挪开这畜生我就告诉你。”说完,她的美眸里摸过一丝狡黠之,一闪即逝,跟美女斗心机张子文还欠点火后,他肚不出狡黠之后面的含意。

 “快点啦,我肯定告诉你,快点挪开这个王八蛋。”安韵催促着,她先前虽然嘴硬,但被这恶心的尸体着还真是难受。

 张子文笑了笑,安韵瞧上去有点狼狈,因为她早就算准尸体会倒向她,也算准当时发楞的她铁定躲避不过,这丫头太野,他故意要惩罚她一下,瞧着她被得有点痛苦的表情,小小的惩罚也够了。

 没费什么力气,脚轻轻的一挑,尸体就被挑到了一边,安韵感觉身子一阵轻松,她了几口香气,伸出了手:“…拉我啊…我起不来。”她说的是实话,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张子文握住了她完美的芊芊玉手,入手温润如玉,他微一使力就将她提溜起身,将她扶到马桶盖上做着,眼睛凝视着她,意思是你可以说了吧。安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真是笨,这有什么好问的,登机牌上不是有你的名字吗。”

 她心里得意,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笨。张子文苦笑了一下,她说得没错,怎么把这茬忘了,她说自己笨确实不怨,只是他心里隐隐觉得这个丫头似乎想隐瞒什么,看来想从她嘴里得到什么只怕很难,瞧她这个倔的脾气就知道。

 他也懒得再追问她恼恨自己的原因,目前最要紧的事情是解决飞机上的危机。“对了,你知道外面有多少劫机匪徒?”“…我就知道头等舱有三个人,驾驶舱进去了两个,都蒙着面,其他舱位的我就不知道了。”“这些人手里都用的什么武器?”张子文得弄清火力。

 “…不就是之类的。”安韵没好气的回答着,她觉得这样跟他交流太像正常人了,她喜欢骂他,她要他难受。这丫头的态度简直有问题,张子文心里窝火。

 她好像一点都不感激自己救他免遭侮辱这一茬,见问不出来东西,张子文瞧向了尸体,看来还得从尸体上来找答案。

 在尸体上搜索了一遍,张子文心里直凉气,常规兵器到没有什么,他发现了尸体黑衣下不但有两枚手雷,间竟然还有雷管炸药一线连着手腕内侧的小黑匣子上,自杀式炸弹,随时都可以引爆,天。

 刚才好险,他本就怀疑蒙面人暗藏威力巨大的炸弹,一直耐心的等待着机会,没有足够的把握他是不会贸然出手,要不是看安韵的领口快被这家伙撕裂,情况已经危急万分,张子文绝对不会冒险袭击,还好他身手不错。

 趁蒙面人双手无空,支离手的时候发动绝杀,让蒙面人来不及引爆,要不然自己这条老命也搭在里面了。问题有点严重,现在可以确定外面的劫机者的身份,应该是比较进的恐怖分子。

 瞧身上的装备,这个恐怖组织有着相当的实力,说不定遇上了基地的人,这些恐怖分子是抱了自杀的心态劫机,稍微出事败之相就会引爆暗藏的自杀式炸弹,这正是基地最常用的手法。

 基地从来不乏死士,排着队的自杀,妈的,不好玩了,张子文有点头痛。“喂…发什么愣啊?”安韵瞧他盯着尸体不出声,忍不住出声说道:“还不出去解决了那些王八蛋。

 他们可杀了好几个人了,哼…你不就是干这一行的老手吗?”听她口气,她似乎知道张子文死老底。靠,小丫头你懂什么?张子文瞪了她一眼后继续整理着思绪。

 他现在没空搭理她,这事不是一般的棘手,现在从安韵口中只搞清楚了头等舱与驾驶舱的情况。

 经济舱的情况安韵也不知道,张子文猜测三名匪徒身上八成也安装了自杀的玩意儿,引爆的反映时间不会超过二秒钟,也就是说,解决其中一名必须得在二秒钟内完成,还不能让另外两名匪徒发现。

 这还没完,让张子文头疼的是万一有恐怖分子装扮成乘客隐藏在乘客当中的话,那自己再厉害也是白搭,机毁人亡的事情随时都可能发生,象这种规模的恐怖劫机,绝对有暗藏的同伙,说不定还是这次恐怖活动的首领,张子文后背冒出了冷汗。  M.uUWwXs.coM
上章 花都猎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