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猎人 下章
第223章 想出去随便
 “这你问着了,是我叫里面的机长开的舱门。”“你叫开的门?怎么回事?”“你还不是一般的笨,他们用指着我,我能不叫门吗?”安韵白了他一眼。

 “是这样啊…”张子文沉着,心里盘算了一下,看来还得要这丫头配合。安韵对于这种配合倒没说什么,不就是喊喊话么,她也清楚不将里面的劫机匪徒解决掉,天知道这飞机会飞到哪里?危机之下,就算是张子文是自己恼恨的人。

 她也得全力配合,更何况,她内心深处也是喜欢刺的主,要不然也不会跟着张子文股后面瞧热闹,换个其他空姐只怕是唯恐躲避都还来不及。安韵刚走到安置机舱旁边的通话匣子边,张子文突然伸手拉了拉她,示意她别动。

 安韵顺着张子文的眼神瞧去,驾驶舱门似乎有了动静,里面人要出来?安韵紧张了,张子文快速地比了个手势。让她躺在座位上,争取吸引里面人的目光,安韵嘴里不满的嘀咕着,她不用猜就知道张子文的意思。

 她已经牺牲了N次相,这混蛋怎么翻来覆去就这么一招啊?不满不影响她轻灵的动作,很快。

 她已经摆好了引的造型。张子文守在舱门边,杀了数人的匕首再次滑到手中。两具尸体已经在门有动静的时候已经被张子文两脚跳到了角落处,待安韵在座位上躺好。张子文调整了下呼吸,看来运气不背,正说想办法进去,居然是里面人先耐不住寂寞,真是老天有眼,时间刚刚好。

 门开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飘了出来,张子文不用猜就知道里面发生了屠杀,跟着一个蒙面人走了出来。

 他撇了眼站在一旁的张子文,紧接着就被座位上的尤物所吸引,真的是尤物,安韵眼神离,带着凄楚与哀怨,小嘴里哼哼唧唧,一副刚受完辱后的呢喃之音,她衣衫不整的横着身体,光洁滑的背在外面,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足够吸引任何人的眼球,惑,人。

 引人犯罪,两声唾沫的声音响起,一个是蒙面人,另一个则是张子文,妈的,这丫头真是死人不偿命,他的心跳想不加快都不行。

 蒙面人在向安韵靠近,是男人的反应都会这样,对这种楚楚可怜的待宰羔羊没什么好客气的,即使她被摧残了多少此。

 她人的害怕的神情只会增加男人的兽,并不是因为她的凄楚样儿起半分的同情心,瞧着蒙面人的猥亵动作,张子文与安韵心里同时冒了句“没人

 张子文没有立即动手,眼角的余光再次扫了下驾驶舱,确定另一名匪徒不会出来的时候,才再次锁定蒙面人,此时,蒙面人已经笑着向安韵的柔软娇躯扑了上去。

 “不…不要…”安韵眼神慌乱。她手脚并用的蹬,烈的抗争着扑上来的蒙面人,她心里害怕,她以为张子文会很快动手,那家伙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张子文你这个王八蛋,你怎么不去死。”

 安韵急了,她敌不过强壮的蒙面人,蒙面人着眼口的头就快凑着她涨得通红的脸蛋,突然,蒙面人的头被一股力道带仰向后,出了大的喉结,安韵眼前一花,瞧见一道闪亮的寒光出现,张子文的动作并不快,一手把住蒙面人的头。

 他很从容的将匕首从蒙面人的咽喉抹过,没什么华丽的动作,简单得就像杀头猪,血从被割开的喉咙里浸了出来,当张子文将尸体扒拉到舱道上时,暗红的血了一地。

 这一刀抹得够深,从容的杀人能加强力道,这名蒙面人运气不好,他的血会一滴不剩的尽。“恶心,你就不能斯文点吗?”安韵一阵干呕,血腥气太重。张子文对她的语言只能一笑,杀人怎么斯文?幼稚。

 他现在没空跟她斗嘴,里面还有个家伙,搞定最后一名匪徒才算真正的解除危机,张子文大摇大摆的向驾驶舱内走去,他现在是乔装的恐怖分子,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驾驶舱内情形让张子文皱了皱眉头,浓重的血腥气味让人呕,地下重叠着三名穿着飞行制服的正负飞行员,地下全是红白之物,看死状就知道是爆了头,够狠,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那名硕果仅存的蒙面人正专心的驾驶着飞机,不知道死神已经站在他身后。张子文没有立即动手。

 他有点头痛,这些恐怖分子做得够绝,将飞行员全部干掉,也不留个一个半个的,妈的,杀了这家伙难道自己来驾驶飞机?张子文只会驾驶小型飞机,妈的,这大家伙怎么搞得定?天,难题,但留着这个家伙做人质显然不现实,张子文微微一转念。

 对于这种危险分子多留一秒都是祸害,张子文出手了,这种所谓的偷袭对他来说简单得离谱,不需要比造型,不需要计算时间,更不需要追求什么角度。

 把头、端颈、旋转,颈骨轻响,蒙面人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头就掉了个。熟练机械的手法,说实话,用这种简单的手法张子文反而有点不习惯。

 他比较崇尚极限的手法与高精准的角度,速度与情才能增加刺,最后的活太过笨,完了,全搞定了,华丽惊险的开局,极其沉闷的收场。

 张子文心里有点失落…在乘客的帮助下,尸体很快被清理干净,全都堆在了机尾的角落,张子文将所有的尸体上的引爆装置分解。

 然后吩咐一众美女空姐们再检查下乘客的旅行包,包括行礼舱的行礼一概检查,看还有没有什么定时炸弹之类的玩意儿。

 一听说检查炸弹,众乘客非常的配合,纷纷将自己的随身行李打开,至于那些无主的行礼也被清理了出来…张子文返回到驾驶舱。

 正要关舱门的时候,安韵挤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张子文原先的衣,毫不客气的替他关掉舱门,驾驶舱内就剩下了这对共过患难的斗气冤家。

 见她赖着不走,张子文赶到有点头疼,危机一过,他实在不想再面对这个喜欢抬杠的丫头,被她咬过的手臂到现在还微微发疼。谁知道这丫头哪筋不对再来上这么一口,那就太划不过来了,他不想当冤大头。

 “你跟进来做什么?这里好像不是你该来的该来的吧。”张子文做着努力,他希望安韵乖乖的出去。“我是空乘人员,我有什么不该来的?哼…倒是你好象不该在这里吧。”安韵不买他的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想跟在他后面盯着。

 “要不…我出去?你来驾驶飞机?”张子文心里有点来气,着臭丫头说话实在呛人。“我不会驾驶飞机,你想出去随便你,没人拦你,让这飞机自个掉下去也不错,我是不怕,发生这种事情我听天由命得了。”

 安韵不受他威胁,一副满不在乎的小模样,她清楚这家伙说的是气话。靠,这丫头看样子是吃定老子了,张子文郁闷至极,你要玩是吧?  M.uuWwxs.COm
上章 花都猎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