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猎人 下章
第288章 在部队时
 海军陆战队新兵想执行海外任务,光是身手好还不行,得有超强的应变能力与领悟能力,特别是感官上的嗅觉加灵敏的感觉,缺一不可,也难怪老首长将张子文当成宝,部队要想培养出一名精锐中的精锐,花费的军费怕有上百万,当挖掘出张子文这棵极品苗子的时候。

 那钱在他身上用得是哗哗的,不过张子文这种变态身手,的确是千里挑一都很难,这钱部队用得值,事后证明,导弹节约了不下数十枚。

 酒又开了一瓶,张子文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有点奇怪的问道:“不对啊…我记得情报里有一共有6个东突的秘密基地。怎么就变三了?”

 “靠,你不提还好,一提我就冒火,那三个地盘让让陆军南江军区的侦察大队的人干了。干的都是暗摸的话,想起来就气人。

 他们倒是一点动静没搞出来,跟被事人似地,这件事情不但老首长很没面子,可以说整个海军都没什么面子,现在人家都说陆军侦察大队干的话就不比咱们海军陆战队的差,你说丢不丢人。”

 王兵说完很是不,眼睛瞪得起血丝。端起手中的酒连干两杯,这两杯起码干掉3000元人民币。

 张子文叹了口,神情有点黯然地说道:“这事真怪我当初做错事,要不然中队长也不会提前转业回地方,哎,中队长在的话,部队也不会因为这事丢面子,怪我啊…”

 王兵瞧着张子文神情黯然的神色,笑着安慰道:“兄弟。你也别想了,事情已经过去再提也没什么意思,呵呵,你当今天老首长是白来的?

 估计你回部队的事情问题不大,两位将军今天亲自来可是摸你态度的,呵呵,你表现不错,对部队的热爱任谁都瞧得出来,估计你的调令很快就会下来,到时你我兄弟不是又可以并肩作战了。呵呵…”

 并肩作战?王兵一席话说得张子文热血沸腾,又可以回到情肆意的军队,又可以执行各种刺地任务,张子文眼神里出憧憬热切之,举起酒杯对着王兵说道:“来,老队长我敬你一杯。为我们以后能并肩作战干杯。”

 王兵跟张子文碰了一下,一仰脖子干了个一滴不剩。呼了口酒气说道:“其实你提出恢复军藉的事情已经办妥了,让你回部队的事情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回部队是海军军委的意思,当初老首长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当老首长得知海军军委的意思后,老首长还有点担心你不肯回去,所以今天有些话都是试探你的。”“不肯,回部队是好事啊…为什么不肯?老首长担心什么?”张子文大为奇怪。

 “靠,你小子现在是什么身份?大名人,大富豪,身边美女如云,名车豪宅要什么有什么,干嘛还回部队受那份罪?”

 王兵瞧着张子文笑着说道:“今儿在办公室给你倒咖啡的是你小吧?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身边,你会回部队?别说老首长不信,我都不信。”

 “倒咖啡的小?靠,你说地是小舒吧?那是我最心爱的女人,什么小啊…”张子文喝得有点高,反应过来后笑着说道:“那是唐舒,你未来的兄弟媳妇,呵呵,那丫头可是我的心头。”

 张子文说完,脑海里浮现出唐舒温柔美丽的脸蛋,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嘴里轻呼:“糟糕!”

 “怎么了?什么糟糕?”王兵瞧着张子文的表情有点没对,又问了声:“出什么事情了?”张子文愣了一下,表情带着苦笑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事情。

 想起了家里的事,呵呵,喝酒。”张子文端起了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心里却暗暗叫苦,出大事了,今儿光顾着为回军队的事情高兴,忘了家里还有那么多女人这茬,糊涂,糊涂透顶,回部队?

 家里的女人知道了怕要抓狂,老姐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她可是对部队开除自己军籍地事情不满到极点,天,如何是好?张子文不敢再深想下去,现在的他终于知道在办公室里感觉不安的原因,回部队确实不是什么妥当的事情。

 “想什么哪?”王兵见张子文有点心不在焉的,笑着说道:“想你媳妇了?呵呵,你那媳妇还真不是一般的漂亮,你还记得那个李秀吧?那丫头也是个大美人,只是可惜了,哎…”王兵眼神里抹过一丝惋惜之

 “李秀?”张子文没有反应过来。“靠,装什么装,就那开鲜花店她美女,你小子好象还送了他一条项链是吧?这件事情我可没有揭穿你,士兵不能谈恋爱,你可是隐藏得深啊,她不找上部队,我还真不知道你小子在部队早就犯了纪律。”王兵对张子文装样大为不满。

 “…开花鲜花店的?你说她是秀姐吧?”张子文脑海里浮现出李秀漂亮的脸蛋,他笑了笑说道:“你瞎说什么啊…我怎么会在部队谈恋爱,我就当她是我姐了。我还告诉你。

 她跟我家老姐长得真有点挂相,我是送了她项链,她过生日时我送的,那条项链我就花了500多吧,不值钱的。”

 王兵笑着说道:“呵呵,你小子将一个月的津贴都砸进去了,还不值钱,那个月弄得烟钱都没有,就知道蹭我,这事我告诉她了,呵呵,那丫头感动得眼泪花花的。让人看着都心疼。”

 张子文笑了笑,问道:“对了,她现在还好吗?离开部队我就一直没跟秀姐联系过。”王兵瞧了张子文一眼,摇了摇头说道:“她…己经不在了?死了,2年多前去地,哎,多好的丫头。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死了?怎么会?”张子文脸色大变,李秀是他心目中的第二个姐姐。是他在部队时期最温馨,最宁静的港湾,每次执行任务回部队或周休假,他都喜欢到她地花店里坐坐,帮帮忙什么的,现在初闻噩耗,他的心突然一阵疼痛。

 “哎…是啊…这么好的丫头怎么会这么早离开人世?”王兵叹了口气,有点伤感的说道:“你离开部队的时候她来找你好多次,瞧着她对你的那份心意。

 我都不敢告诉她你已经被开除军籍,一直敷衍着她,说你出去执行任务,时间得老长,哎…每次看见她开开心心的带着好烟好酒的来找你,而每次都是很黯然地离去。

 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你说你小子做得都是什么事啊?”王兵说完摇头连连。叹气连连。王兵一番说话完,张子文的眼睛有了气,一丝伤感萦绕在心间,他已经能想象得到她找不着自己时的孤寂背影,还有那失落的心情,在部队时,她真的对自己好。

 她的温柔与体贴让他有种难以忘怀的感动,此刻的张子文没有说话,王兵地也没有说话,他能感觉到张子文心里的那丝伤痛,包厢里的气氛变得有点静谧,被一种淡淡的悲伤所笼罩,而此时的张子文思绪已经回到了从前,回到了与李秀曾经温馨的时光…张子文从海军政大苦训出来。

 被分配到海军陆战队驻扎地绿岛市,在绿岛他将接受持续6个月的强化训练,那时的张子文还只是一名海军陆战队预备队员,每的强化训练将他折磨的够哈。  m.UUwWxS.coM
上章 花都猎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