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都猎人 下章
第431章 法国名牌
 这四个危险的字眼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清晨奉献,朋友们,俺只要时间够用是不会偷懒的,俺已经拼了老命鸟,相信后面会更经典!

 谢谢支持!***香,香的大,香的美人,张子文愉悦地坐在沙发上欣赏着两张绝人寰的脸蛋,令他愉悦的是游艇上备有上好的咖啡,张子文小饮一口咖啡,咖啡香浓,齿留香,惬意地咂了咂嘴。

 他那小足的惬意神情,令两大美女心里好笑,至于么?有那么足么?除了香浓的咖啡,游艇上居然还备有上好的香烟,坏了,现在游艇归张子文。

 他一点也不客气,压制已久的烟虫得到了释放,美美地上一口,润到了喉咙润到了肺,

 在烟雾缭绕之中欣赏两大绝美女,这个世界上最愉悦的事情莫过如此…灯光温柔,洗浴过后的两大美女似乎有了丝困意。李思思打了呵欠,见张子文坐在沙发上云吐雾,似乎一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今晚你睡哪?”李思思伸了个风情万种的懒,瞧着张子文说道:“这里就一张,上一层的客舱里有几张,你看是不是…到那里睡?”“我睡沙发吧,这里不错。”张子文灭了烟头,横躺了一下,很舒软。

 “睡沙发?你的意思是跟我们一个房间?”李思思美眸睁得老大,跟男人同处一室,她有点不习惯,上一次在赌船上跟他荒唐纯属是意外。

 “没错啊…干嘛?我睡沙发好象影响不到你的睡眠吧?”张子文瞧着李思思有点慌乱的眼神,心里很不以为然。“这…不太方便吧…”李思思接着对唐影说道:“…他一个大男人的,怎么跟咱们俩一个房间?你说是不是?”唐影愣了愣。

 在她心里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她跟张子文干草堆上睡了好几天,不要说他睡在房内的沙发上,就算他睡在上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但听李思思似乎不大愿意。

 她又游艇的主人,只得顺着她的话语小声说道:“是…不大方便…”“听见没?影姐姐说不大方便,你还不快上去休息?”有同盟,李思思下了逐客令。

 妈的,是你心里有鬼吧?张子文见李思思一个劲地催促自己离开,心念一动,这丫头的取向有问题,自己离开。唐影可就危险了,不行,不能离开。

 心念已定,张子文瞧着李思思笑着说道:“嘿嘿。你什么意思啊?我是她的贴身保镖,她必须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离开哪成?你就不用多说了。”

 “贴身保镖?切,这游艇上会有什么危险不成?你是想赖在这舱里不走吧…”李思思柔撇了撇,她习惯睡,有男人在,即使躲在被子里她也会不好意思。

 “你倒是说对了。我离开这里说不准还真有危险。”张子文笑地瞧着李思思,语气意味深长。这坏男人的笑容怎么这么?李思思心里一跳。

 她明白了他笑容背后的意思,娇美的脸蛋一阵发热,她本来没有想到这一茬,经他提醒,她的身子也跟在和热了起来,唐影,她可是绝尤物,李思思的美眸忍不住瞟了一眼唐影。

 她浴袍下的身体不用多想就知道有多么的曼妙,那曼妙的身体穿的是她送的干净内衣,而那内衣可是透明得不象话,对美女情有独钟的李思思遐想联翩,此刻她的身子已经不是发热,而是发烫…

 “我说…就让他在这里吧…”唐影没有注意到李思思有些异样的神情,她这会儿是真困了,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那…好吧…”唐影没意见,李思思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她的美眸飞快地瞪了张子文一眼,意思很明白,便宜你这家伙了。张子文读得懂她眼神里的意思,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有什么好便宜的?被子都遮完了,难不成还洗得到眼睛么?不再理会她,将身子放到了沙发上,呼了口气,舒服。“喂…你不会就在和么睡了吧?”李思思见张子文身子一横就躺在了沙发上忍不住娇呼出声。

 “干嘛?还有事?”张子文打了个呵欠,今晚在冷冰冰的海水中泡了不少时间,他早困了。“去洗个澡再睡啊…身上都是海腥味,满屋子都是这味儿,难闻死了。”李思思不满地嚷着,她可是个爱干净的主。“不用那么讲究了吧…”张子文嘴里嘟囔着,他躺下了就实在不想动。

 “不行,快去冲冲…”李思思凶巴巴地冲到张子文沙发边,伸手就去拉他,受不了这家伙,哪有懒成这样的。“得得,别拉…”张子文无奈地坐起身子,这澡不洗只怕不成,同时,他还了口唾沫。

 他瞧见了惑人的玩意儿,李思思穿的是低睡衣,出大半截白晃晃的玉,颤颤巍巍,扯人眼球,好看。“讨厌,瞎瞧什么哪…”李思思脸蛋通红,就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赶紧退开身子,这家伙的眼神太直白。

 她当然意识到自己的春光外…这小小的洗浴间绝对不是男人能待的地方,张子文还没有回味完李思思那半满的玉,洗浴间里的惑景致再一次刺到了他的眼球,男人的致命克星,内衣,透明得不象话的女人内衣,有两套,一套粉红,一套淡蓝,‮丝蕾‬雕花,薄如蝉翼,火、惑、刺,这几块小丝薄片成一团扔在梳妆台上,很显眼,瞧上起应该还没来得及洗,张子文忍不住耸了耸鼻子。

 那刺人的玩意儿上面似乎还散发出女人特有的靡靡体香。靠,有反应了,小腹下有了丝火,张子文有点紧张地回头瞧了瞧身后的门,还好,门是关上的,这是张子文下意识的动作。

 窥见这惑的隐私,相信每个心中有鬼的男人都会做出同样的反应,不管会不会去碰那些惹火玩意儿,先的保证不会被撞破。清洁溜溜的张子文打开了淋浴,水温适中,他尽量压抑着自己再去瞧那些女人的贴身内衣。

 但下面却一点都不听指挥的狰狞着,冲水没用,越冲越霸道,而那惹火遐思的惹火玩意儿一直在顽强的扯着他的眼球,这地方实在不能再待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手蠢蠢动…

 张子文三两下将身体冲洗干净,扯了条浴巾围在了间。靠,这地方还啊待着,张子文瞧着自己围着浴巾的下身,他有点哭笑不得,下面那玩意儿精力实在忒旺盛了点,薄薄的浴巾哪遮挡得住,高高的。貌似帐篷。

 这样出去只怕不大雅观,得等等…年轻就是本钱,但也是件大麻烦,时间似乎过了N久,瞧下面似乎还没有偃旗息鼓的迹象,张子文有点头疼。怎么办?这玩意儿老这么下去,难道躲在浴室里不出去了?

 解决吧,张子文伸出自己的手瞧了瞧,苦笑一下,浴室外的上明明就睡着两个大美女,自己却得躲在浴室里5个打1个,这什么跟什么嘛,他有点无奈。刺

 张子文手里多了样小丝片,半透明粉红色水晶丝小内,张子文还记得,这是他当初买给唐影的‮趣情‬套装,法国名牌aubade,拿在手里轻若无物,还有丝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m.UUwWXS.coM
上章 花都猎人 下章